网本网本视频app

早在去年钱渊回京的时候,就隐晦的提起过,即使胡宗宪成功剿杀徐海,招抚汪直,残余倭寇很可能逃到福建继续作乱。

但急于求胜的嘉靖帝没听进去,而事实果真如钱渊预测的那样,现在福建被倭寇搅成一团糟。

以叶宗满、王清溪为首的海盗如今实力大涨,看到官府在镇海侯涛山通商后,半年内几度侵入福建省……论出海去南洋,福建可比浙江更方便。

要命的是,叶宗满招揽了不少真倭,徐海死后,这些手持武士刀的浪人没着没落,一心要做正经海商的汪直也不需要太多的武力,他只需要保证船只航运的安全。

更要命的是,福建兵向来不能打,倒是内讧挺在行的,当年第二任浙直总督杨宜,就是因为福建客兵和山东客兵的私斗而倒霉的,但是一个山东参将被当街捅死。

短短数月之内,福建沿海的福州府、福宁州、兴化府、泉州府、漳州府都遭到倭寇空前的劫掠,甚至内陆的延平府、建宁府也难逃厄运。

被戚继光追剿逃入福建的倭寇不过两三百人,结果在福宁州大肆杀戮,连连击败官军,甚至西进攻入建宁府,一片惨状……而福建都指挥使报上的来犯倭寇数字是,不低于三千。

已经报上京的战损数据是战死参将两名,游击四名,把总若干,损兵三千……但这种数据,谁都知道是有水分的。

就在两天前,兵部都给事中上书,提议新设福建巡抚,专职剿倭。

一想起浙江、苏松虽然安静下来,但东南倭乱的战火燃至福建,可能日后还要牵涉到广东,嘉靖帝的眉头情不自禁的紧紧皱起,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。

不管其他的,设立福建巡抚看来是势在必行,嘉靖帝睁眼无意识的扫了几眼,突然开口道:“文长,东南文武官员,不论官位只论才,如何评点?”

徐渭迟疑道:“如此大事,陛下当询内阁。”

清纯少女风姿冶丽明媚动人美图

“说。”

“是。”徐渭在脑子里迅速盘点一二,才开口道:“以文官论,首是浙直总督胡汝贞,次是浙江巡抚吴惟锡,再次台州知府谭子理、宁波知府唐荆川、苏州兵备道王崇古。”

黄锦看了眼垂头不语的嘉靖帝,转头问道:“那武将呢?”

“浙江总兵官俞大猷、副总兵戚继光并列,其次吴淞总兵董邦政、宁绍台参将卢斌……”

说着说着徐渭突然住了嘴,黄锦笑道:“文长谨慎如斯。”

后面几个名字这几个月来也在嘉靖帝耳边打转,比如戚继美、侯继高、杨文等等。

“记得那个姓杨的游击是展才门下?”黄锦好奇问。

“是,杨文,台州人,武艺精熟,腹有韬略,嘉靖三十二年为展才所救,后组建护卫以此人为首,诸次大战均有斩获,率军千里追袭倭寇,便是此人掌军。”徐渭解释道:“展才身边护卫抽调入军,不过信中提到,只有杨文会留在军中,余者等倭乱平息,会再归钱家门下。”

“不过一两百人的护卫而已,他倒是心思重。”嘉靖帝哼了声,“戚继光……俞大猷……”

顿了顿,嘉靖帝笑骂一声,“将胡汝贞排在首位,足见文长心怀坦荡,但并无钱展才之名,足见文长有私。”

徐渭嘿嘿笑了笑没吭声,钱渊送上京的每封信里都着重反复的提到一件事,浙江巡按,这个位置绝不能丢。

钱渊入仕两年,是没资格统领一方的,别说巡抚一省,就是主管一府都不可能,只能以巡按御史这个身份来掌控大局。

嘉靖帝挥手斥退徐渭,笑着对黄锦说:“如若展才年长十岁,朕倒是想索性让他去福建。”

这话说的黄锦都不太好接口,如若钱渊真的年长十岁,以此人压制浙直总督,笼络浙江巡抚,半掌控诸军的手段,只怕陛下都不会用。

“皇爷说的是,展才今年不过二十有三。”黄锦笑道:“不过皇爷修道日深,展才等得及。”

嘉靖帝连连点头,挥手道:“去叫蓝神仙来!”

离开西苑后,徐渭第一时间回了随园,翻着书写下一封密信,让刘洪派护卫立即送出京。

嘉靖帝让徐渭点评东南官员,毫无疑问,这是要抽调人手去福建,文官中,浙直总督胡宗宪不太可能,吴百朋、谭纶、唐顺之都是有可能的,而这三个人都和钱渊有着紧密的联系。

武将更是如此,俞大猷和钱渊交情不浅,戚继光、戚继美、卢斌等人都是钱渊嫡系,一旦抽调,钱渊手上能用的人手就少了。

这会不会影响钱渊在镇海的计划……肯定会!

徐渭在心里估算了会儿,不禁叹了口气,展才身处群狼之中,此举无异于油边玩火,一个不好就要烈火焚身。

“不会去福建吧?”

问话的是刚刚放衙归来的钱铮,身为通政使,消息最是灵通,福建那边倭乱闹得很凶,而兵科给事中又上书提议新设福建巡抚。

钱渊是没资格担任福建巡抚的,但也是有可能被调去的……毕竟众人皆知,钱渊虽不掌军,但屡屡上阵,军功累累。

“理应不会。”徐渭摇摇头,如果陛下有这个心思,就不会说自己有私……说出口,那抽调钱渊的可能性就不大。

顿了下,徐渭叹息道:“但接下来……”

“甚么?”钱铮心头一紧,“有麻烦?”

徐渭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目光游移不定,半响后才道:“此事筹谋已久……对了,可有科道言官弹劾展才贸然通商?”

钱铮紧紧盯着徐渭,侄儿离京前将随园诸事都托付徐渭,来往密信频繁,甚至不少信件都是徐渭送进西苑。

如果说有人了解钱渊在东南诸事,毫无疑问只能是徐渭。

好一会儿后,钱铮才缓缓道:“八月有御史上书弹劾展才勾结倭寇,但无人响应,自那之后,再无异动。”

严世蕃不太给力啊,徐渭皱眉在心里盘算,都察院、六科中多有徐阶党羽,虽然严党不插手,但也不是没有人手能用的。

不过还来得及,展才那边也没布置完……应该说,已经布置完了,这个坑已经挖好了,只不过展才嫌这个坑不够大,想顺手多踢几个人下去。

现在,徐渭唯一的担忧在于,那个坑毫无疑问能让京城那帮人掉下去,但在东南,会不会导致鱼死网破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