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伊思人在线91高清完整视频

..co,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!

对方听着美香的威胁,语气变得阴沉不耐烦,他们是杀手,不是普通的工人!

“李小姐,之前下单的时候,任务难度系数并不高,我们的杀手现在出于失联状态,与交代的任务难度并不符合,如果非要计算起来,给我们的这点钱,还远远不够补偿一个杀手失踪的费用。”

“们现在跟我谈钱?这件事们办不好,就给我等着!”美香大呼,柔柔的失踪让她恼怒至极,甚至忘记了,电话那头的是一个杀手集团。

她能是雇佣者,但是必要的时候,也能成为被暗杀的对象。

杀手冷笑一声,回了她一句,“天真的女人!”

美香气的把手机摔向墙边。

“哐当”一声,电话被切断,手机也碎成渣。

美香冲出卧室,在别墅里大喊,“司机呢?给我备车!我要去医院。”

一个小时后,美香到达医院。

无论用什么手段,医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对这个病人的资料闭口不谈,就像是被什么人刻意保护着。

美香急的没有办法,只好求助范蓝。

清纯美少女柔顺长发修长玉腿纯净素颜居家写真图片

……

阮白被带进警察局问话的事情在a市传得很快,向来安静的别墅区也蹲了好几个记者。

黑色的路虎远远地停在路边,看着别墅门口的情况。

“老板,怎么办?”张景轩问道。

“从后门回家,然后带上孩子到别苑去住。”慕少凌面容冷冽,心里有数。

阮白又一声叹息,别墅的门口被记者围着,已经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。

“别担心。”慕少凌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她巴掌大的脸,一下下的,温暖慢慢覆盖着皮肤。

每当内疚不安的时候,他总有办法打消她的负面情绪。

以前是如此,现在也是如此。

阮白微微笑了笑,勉强得很。

都是她不好,才会落得这样的境地,还要带着孩子到处奔波。

软软跟湛白已经懂事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自己的。

张景轩开车绕到后门进了别墅。

慕少凌早有安排,车子刚停下,保姆便带着三个孩子下楼,软软跟湛白拉了个小小的行李箱,而淘淘则是背了个小书包。

一家五口换了一辆房车离开。

淘淘依靠在阮白的身边,大大的眼睛充满疑惑,“麻麻,刚刚门口有好多的叔叔阿姨哦,不过保姆阿姨说,他们都不是好人,所以不能放进来,是这样的吗?”

阮白把他抱着,放在大腿上,没有当着孩子的面去批判记者的行为,“他们在工作。”

淘淘似懂非懂,但是慕湛白是真切的懂,他酷酷说了一句,“爸爸说过,就算自己的工作多重要,也不能打扰别人的正常生活,妈妈,他们这样做不好。”

阮白看着儿子的三观,果然,从小被慕少凌带着的孩子,早熟,而且三观正直。

她点头道:“湛白说得不错。”

湛白跟软软早就通过电视知道什么情况,兄妹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最后软软跳下座位,黏糊糊地赖在阮白的身边,“妈妈,我跟哥哥都相信,是无辜的。”

淘淘虽然不明白,却不甘心被落下,嚷嚷道:“我也相信麻麻!”

阮白心里感动泛滥,本来还担心他们兄妹有情绪,一番话下来,完打消她的顾虑。

慕少凌从房车的小冰箱拿出三瓶酸奶,递给三个儿女,然后又给她倒了一杯果汁。

“在警察局没吃没喝的,先喝点东西,别院在市郊,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。”

阮白接过,立刻想到他跟孩子:“这么远?太不方便了。”

“别担心,有司机接送,我已经让人帮软软跟湛白请了假,而且,柔柔再昏一天,也该醒来了。”慕少凌看了一眼手机,司曜发了一条微信。

柔柔的生命特征平稳,顶多明天就能醒来。

“这样啊……公司有周姐看着,明天我想去医院一趟。”阮白本不想探望柔柔,心想张家的事情,她能躲就躲。

但是现在柔柔的存在,关乎她的未来。

阮白想了想,对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。

孩子没了,身体受到了伤害,就跟她十八岁那时候的遭遇一样,生完孩子以后,感觉身体少了一块很重要的部分,怎么也找不回来。

“嗯,明天司机会送过去。”慕少凌没有反对。

一个小时后,一家五口到达别苑。

别苑是一栋独立的小别墅,总共有两层楼,比起他们之前住的别墅,小了许多,却胜在别致。

孩子们欢呼着去挑选房间。

慕少凌与阮白则是提着行李走进别墅。

“别墅不错。”屋内的装修是欧洲田园风格,阮白觉得舒服,心里也喜欢。

慕少凌把孩子的行李放下,说道:“软软跟湛白在小时候总希望我能在周末的时候带他们度假,所以我买下这栋别苑,装修风格也是按照度假风来的,只不过工作太忙,一直没有机会带他们过来,放在这边一搁置就是好几年。”

阮白看见别墅角落还有小孩童的玩具,微微一笑。

慕少凌虽然忙,但一颗心也向着孩子,如此别致的装修风格,她也喜欢。

“老婆。”阮白的腰被他抱着,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,让他情迷。

她身体部靠在身后的胸膛处,“嗯?”

慕少凌低头,贴着她的脖颈,印下一个吻,唇角轻轻地咬着,留下了一个暧昧的痕迹,阮白轻轻闷哼了一声,又听到他说道:“以后每过两个星期,我们就带孩子来住一下吧,这附近有个鱼塘,能够钓鱼,花园里也种满了蔬果青菜,任由孩子们采摘体验农家乐趣。”

阮白听得心动,a市的繁华会让人觉得累,有这么一个别致的地方避开繁华,她欢喜得很。

“好。”她笑着答应,嘴角往上挑,眼底收纳的是幸福。

“走,上楼看看,别苑里的物件齐,跟孩子平时用的,我都让人准备了一份。”慕少凌搂着她的腰,往楼上走。

阮白疑惑道:“那孩子们为什么还要带行李箱?”

“那两个箱子装的是他们自认为的宝贝。”慕少凌解释道。

阮白失笑,与他并肩上了楼,看到淘淘站在那里牵着保姆的手,摇摇晃晃的,像是个不倒翁一样。

“麻麻!”淘淘立刻松开保姆的手,走到她面前。

阮白的大腿瞬间被抱住。

Tags: